博客首页  |  [明见大千 | NewView]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明见大千 | NewView  >  系列
转载:买进口奶粉的民工

25868
买进口奶粉的民工

曾颖
  
  4月28日晚8点左右,我像平时一样,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带着女儿到楼下小超市旁去玩,她去和小朋友跳闹追逐,我则借着超市的灯光,静享难得的安宁阅读时光。

  在我看书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争吵声,声音来自超市那位大嗓门营业员,她似乎遇到了一个难缠的买主,无数次地拿货换货,已让她很不耐烦了。我只听清她的一句话:这些都是最好的了,而且价格也不是特别贵!

  这时,我看清令她不耐烦的买主是一个穿仿迷彩服的青年男子,他的脚上穿着市面上早已不多见的仿制军胶鞋,脚旁放着一个冲击电钻,这与他头发间的白色灰尘一起,告诉旁观者,他是一个刚下班的装修工人。

  他是来买奶粉的。他的女儿刚六个月,因为妻子工作的关系必须断奶,妻子、家人和邻居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好好选选,以免买到什么空心奶粉或三什么胺,把娃娃吃成大脑壳或肚子里长石头。因了这份嘱托,他显得很谨慎、很庄重,选来选去,踌躇着拿不定主意。买好的,价格太贵;买便宜的,对质量又不放心。举棋不定,扭扭捏捏,让售货员阿姨极其不爽。

  最终,他选择了一个国外品牌的奶粉,二百多元一罐,这相当于他几分之一的月薪。看他付款时咬牙的样子,真有些悲壮的感觉。天知道,这笔钱是他在噪音和粉尘中艰苦劳动多少天才能挣到的啊!

  这场景令我颇多感触。感触一,是同为一个小女孩的父亲,我知道那份爱的挚烈与真诚。感触二,是心里产生的一个巨大的疑问:是谁?是谁将这份人间至真的父爱,变得如此沉重。这个年轻的民工的生活是“被高档”了的啊,从他的衣着可以看得出,如果用在自己身上,他一定会选择更加经济的东西,但用在娃娃身上,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心里觉得安全的奶粉,尽管,他要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很遗憾当时我手边没有相机,不能将那位民工兄弟从口袋里掏出仅有的三百元钱付款,以及抱着那罐本不属于他消费能力范围内的进口奶粉如抱着一件贵重的固定资产离开的场景——更杯具的是,这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小孩子的成长,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定期来这里悲壮一次。

  这样的场景,我想是会令很多人汗颜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