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明见大千 | NewView]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明见大千 | NewView  >  史实
目无全牛 游刃有余

25866

目无全牛  游刃有余
作者:明光


“游刃有余”是古汉语中人们耳熟能详的成语,语出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道家典籍《庄子》,原文是这样的: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故事记载了梁惠王向一位厨师请教割牛技艺的故事。相传这位厨师姓丁,当他剖割牛肉时,手足肩膝的动作节奏娴熟自如、进刀剖肉的声音和谐流畅,竟隐隐暗合于音律:有时就象《桑林》舞的节拍,有时又象是《经首》古曲的韵律。梁惠王见他技艺非凡,很是惊异,就向他请教。这位厨师在介绍自己技艺时这样说道:

“我平生所喜好求索的就是道艺,而不仅仅是技术;当我刚开始学习割牛时,眼睛所看到的就是一头牛;三年过后,在我眼中看到的已不再是一头牛了;而到了现在,我就完全是凭着对牛生理构造烂熟于胸的了解来剖牛,几乎主要就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直觉而不是眼睛感官来剖割。我割牛时,是依照牛天然的生理构造来运刀的,在筋骨相接之处、骨节间隙之间分别选择最合适的方式批刀进刀;正因为如此,我的刀这些年来从未切割过筋腱,更不用说有没有磕碰到大骨头了。技术高的厨师一般是每年要换一把刀,因为他的刀会割到筋腱;普通的厨师是每个月换一把刀,因为他的刀会磕到骨头。而我的刀已经用了十九年了,宰割的牛不下于几千头,但刀刃还象是刚打磨好时一样的锋利。那骨节之间是有间隙的,但刀刃远比那间隙更薄,将薄薄的刀刃正好切入那骨节的间隙,因游转空间很宽裕而运刀非常自如,所以我宰牛十九年,刀刃还是那么的锋利。即使这样,每遇到筋节交错之处、难以运刀的地方,我还是小心谨慎的毫不骄满,看准后才动刀,但运刀精准的话,只需小小的动作就能将牛的筋节骨肉轻易的剖切开,就象尘土落地一样轻松利落。”

梁惠王听罢赞叹,认为厨师的话中蕴含着修道的奥妙。

从“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等多处叙述可以看出“疱丁解牛”神乎其技的过程是副元神参与做事的状态,古代很多技艺中都包涵着修身养性的内容,所以即便不是真正的修炼,也不同程度的带有一点副元神参与或主导的特点。但这个故事中也包涵着很朴素的道理,“目无全牛”的典故也出自这个故事,是本篇故事的神髓所在,意指对事物与技艺的熟稔已经到了洞悉通明的境地,眼中看到的已不是常人所见的事物表象,而是事物内在各种复杂的因素与结构看的清清楚楚,达到了这种艺境,做起事来自然是高人一筹、得心应手而“游刃有余”了。

“目无全牛”的境界其实也是修道人的境界,世间事物无论大小,在明悉真理的修行人面前呈现出的是另一番景象,而修行人常怀的心境也与常人迥然不同:庖丁看牛是“目无全牛”,而世间万事在修行得道者眼里也是非常的清晰,不为错综复杂的事物表象所迷惑,事事处处看到的都是事物背后的实质,没有僵化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就不受主观的情感与局限因素干扰,看事物自然简单而清晰,无为而无执,合于大道;并针对不同情况的根本症结和特点来选择最好的处理方式,方法众多,随意所用,自然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